欧亿注册-Ouyi registration-ouyizhuce

欧亿注册|血浓于水:张学良至深至爱的手足情

发布时间 : 2021-02-24 08:22:41 浏览: 136次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佚名

张学浚与张学良

张学良父子与妻子在一起。左起为张学良、张冠英、张学良的儿子、张学铭

血浓于水。张氏手足情确实催泪。

张学良将军一生中有一个妈妈、五个弟弟和七个父亲,共十四个兄弟姐妹。他们分别是姐姐张冠英张学浚与张学良,妹妹张怀英、张怀瞳、张怀卿、张怀曦、张怀敏。弟弟张学铭、张学曾、张学思、张学森、张学浚、张学英、张学铨。

张学良一生中,他们十四个兄弟姐妹饱含着至爱深情。尤其是在他历时半个多世纪的软禁时光里,他们之间借助一切机会保持着联系。可以说这至爱、至深的兄弟姐妹情意是张学良将军软禁时光里的一缕缕阳光,照亮了他那凄凉、寂寞的日子。

大姐:千里送书

张学浚与张学良_毕万闻:张学良张闾琳父子的回乡情节_张闾蘅 张学良

张冠英是张学良的同胞姐姐。张学良在“西安事变”后,亲自送蒋去上海,遭到扣留,张冠英闻讯悲痛欲绝,她拜托东北军和西北军去探视张学良的将领,多次给软禁中的张学良送去补药和西南的土特产,给囹圄中的兄长以开导。

张冠英从1937年秋之后,便与张学良丧失联系。直至1947年1月的三天,她突然收到西北军元老莫德惠由上海转给她的一封信,这是软禁在香港的遗孀给她写来的一封亲笔信,十年生死两皑皑,张冠英为再度得悉张学良的下落而感到高兴。张学良在信中讲到:“我数年来精神甚多,身体也不坏,惟独双眼有点花了。也许是这几年来菜油灯下看东西的关系……请大家不要想念,尤其是身体,我自己会照应我自己的。您送来的东西,现在感谢您。我知道您手头并不松快,下次不用带东西了,留点钱给儿子用吧。此复即叩年禧!大弟良手奏。”张冠英捧读兄长的家书,热泪长流,泣不成声。对于弟弟来说,父母双亲皆已过世,最大的寄寓就是张学良的安危。大难不死的兄长原先是被禁锢在日本,她的心总算落地了。

1947年的新年刚过,张冠英打算到香港去看望张学良,生性猜忌的蒋介石对张学良至亲的探望控制得更严。好在莫德惠得到蒋的同意,特许于1947年5月再度去香港。张冠英立刻打算了一些生活用品,还有她与全家人的几十幅相片,并书家书一封托莫德惠带去。

在张冠英的翘首企盼中,1947年5月底,莫德惠总算将张学良致她的第二封信带到成都。在信中,张学良托她买一部《明史》,张冠英收到信后,立即到南京城两家古旧书城去找寻,可惜的是没有张学良须要的那个。张冠英又专程抵达北平,终在北平买到了一部商务印书馆所出的精装本《明史》。然后,按照莫德惠提供的地址,将那部用油纸包装好的《明史》发寄香港。

四妹:照料女儿

张怀曦,1913年出生在西安,她是张作霖的四夫人许澍阳所生的儿子,排行第五,是张学良的四妹。

毕万闻:张学良张闾琳父子的回乡情节_张学浚与张学良_张闾蘅 张学良

1935年,在张学良的亲自安排下,通过当时在美国的夫人于凤至联系,张怀曦去英国剑桥大学留学。“西安事变”爆发后,不久便传来张学良送蒋介石去北京受到扣留的消息。于凤至决定返回祖国去解救张学良,可是,当时在日本读高中的三个儿子年纪尚小,无法在纽约独立生活。张怀曦当即对于凤至诚恳表示:“大嫂,请您只管放心归国,只要您能为救大婶去想办法。三个弟弟妹妹的学习和生活,我和妹妹(指张学曾,张学良的三弟)在这里是可以代您照顾的!”于凤至得到张怀曦的支持,于1937年1月独自离开巴黎飞回国外。

在危难的关头,时年仅24岁的张怀曦便担当起照顾张学良三个孙辈的重担,在此后的日子里,她不论学业多忙,也要每晚来到姑父姑母的住处,帮助她们渡过没有父亲在身后的艰辛日子。

这样的日子仍然坚持了四年,张怀曦经历千辛万苦。1940年夏天,于凤至因病到新加坡就医。这时,侄儿儿子均已长大,中学都已结业,张怀曦也从剑桥大学结业,于是,她到英国伦敦探望在那里治病的嫂子。当于凤至得悉三个小孩在张怀曦的照顾下,学业有成,生活安定,感到非常惊讶。不久,于凤至就通过在日本的友人将居住在巴黎的三个小孩都接到印度。1941年的夏天,张怀曦也来到美国华盛顿移居。张怀曦曾希望去高雄探视大婶,可是终因日本当局阻碍没能实现,他只得把她对大婶的深情追忆,倾注给在印度的大姐一家。

五妹:帮助撰写回忆录

张怀敏,1924年出生在西安,她是张作霖六夫人马岳清所生,在刘家父亲中排名第六,是张学良的五妹。

张怀敏1947年结业于北京辅仁大学,1948年陪同丈夫马岳清抵达香港移居。张怀敏到高雄之后,进入台湾东海大学任家政系班主任。任教期间,考取美国加利福尼亚学院家政系函授生,1951年结业,提升为副教授。1955年晋升为院长。

张闾蘅 张学良_毕万闻:张学良张闾琳父子的回乡情节_张学浚与张学良

至六十年代中期,随着日本当局对张学良管束逐步放松,经日本当局批准,张怀敏作为台湾东海大学院士,可以以张学良秘书的身分,出入北投那座一直被中统监视着的神秘院子。这样,张怀敏几乎每隔几天都会来到这里,给他的大婶读报,代献给同学的书信。

1965年以后,张怀敏来到北投小院的次数显著增多了,主要缘由是张学良那时正在写一部《回忆录》,而张怀敏则是他最好的代笔人。张学良以前将他写回忆录的计划向五妹和盘托出:“我写回忆录的原则是:第一要写自己亲手经办的事情,第二是自己亲眼所见的,第三是自己亲耳所听到的。我的用意是使这部回忆录留下来,给后人一个警示作用,舍此,我的后半生再无其他所求了!”

张怀敏决定用闲暇时间协助大婶整理并写出这部回忆录。可是不久,张学良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本意,这让张怀敏颇感意外。张学良其实没有说明他不写回忆录的真正缘由,可是张怀敏也能从大婶身边,仍然不时降低的中统人员和戒备森严的现况上,发现某种难于言喻的征兆。

让张怀敏更感困扰不解的是,张学良在中断写回忆录的同时,也舍弃了他勤于研究多年的《明史》。这在张怀敏看来同样是非常可惜的事。后来,张学良居然将他多年来在软禁中写的所有《明史》文稿付之一炬,直到这时,张怀敏才发觉大婶舍弃这一切的缘由,都与他当时的境况有关。

张怀敏在张学良软禁台中最困难的时期,以秘书身分常常接触大婶,这在张学良亲属中是绝无仅有的。

五弟:找姐被内控

毕万闻:张学良张闾琳父子的回乡情节_张学浚与张学良_张闾蘅 张学良

张学浚,1922年出生在北京,他系张作霖五夫人寿懿所生的第二个小孩。

张学浚1939年步入天津国立中学读书,1942年考入北平辅仁大学。1945年,到军统天津站下属一个单位供职。1948年,张学浚奉命迁移香港。在香港,他人地生疏,由于大婶发动“西安事变”使自己遭到牵扯,并因屡次寻问大婶的软禁地而遭到中统内部严密内控。不久,军统将张学浚调职嘉义。

一直到1964年的春天,张学浚才有机会在台南与张学良碰面,那是因为他的妻子寿夫人办生日宴席,才准许他前来台北。他与大婶睽违数十载首次相逢张学浚与张学良,酒席上拥抱悲泣,悲喜交集。童年时的张学浚与张学良接触的机会并不多,可是他心底对大婶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,特别是张学良在南京扣留蒋介石的创举,对于从小就厌恶法国帝国主义的张学浚来说,大哥更是自己心里景仰的偶像。但他看到从前英姿凛然的少帅,经过数十年的软禁,变成了白发奶奶时,内心非常痛楚。张学良在此次难得的宴席上,向张学浚讲了他来台北之后的生活,并劝五弟尽早脱离苦海,也象自己一样以归依基督为终身的信仰和寄寓。

张学浚对大婶的劝说心领神会,这次相见后不久,他就从服务多年的中统退役,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。他听信了大婶的教诲,皈依基督,与全家人一齐顺服,成为了一个基督教徒。

四弟:为姐赴美苦辛劳

张学森,1920年出生在北京,是张作霖五夫人寿懿所生,张学良的四弟。从小就与张学良的关系密切,同时,也是张学良去日本后接触最多的女儿。

张闾蘅 张学良_张学浚与张学良_毕万闻:张学良张闾琳父子的回乡情节

1943年,张学森经白尔介绍(张学良的专机驾驶员),进入俄罗斯东部的康德鲁茨空军军官学院留学。1945年夏天学成归国。1948年夏天,张学森随父亲寿氏飞往香港。

当时,张学森一家来香港的另一层用意,是希望有三天能在这里与张学良碰面。为了寻问张学良在高雄的住处,张学森托尽了关系,思念心切的他还常借助放假亲自驱车到高雄的近郊找寻,然而,张学良在香港的踪迹仍然无法寻找。

1962年夏季的一个中午,张学森得到何世礼(张学良旧部)告知的消息,军统当局总算同意他及儿子寿夫人等可以去高雄北投与张学良碰面。这是她们历时三十年沉寂后的第一次重逢。从那次碰面后,在太长的一段时间内,张学森一直不能和大婶随意接触。

1966年,寿夫人在香港病逝后,张学森一家抵达澳洲移居。1993年,张学良第二次去法国探亲,张学森和他的一家人积极地为张学良在关岛安度晚年创造条件,为大婶大姐办妥了在日本常年移居的“绿卡”。张学良初到关岛时,与张学森搬去一起,后来在临近大海的卡利尔大街上买下一所高层住宅。张学森一家时常去哪里相聚,他们是在英国来往得最为密切的长辈。他常常与大婶在一起品茶看戏、闲话家常。有时,喜欢京剧的张学森与他的大婶在面向大海的卧室里吟诵几段剧目,那时,是张学良最愉快的时刻。

1995年8月下旬,张学森在关岛接到上海发来的有关归国出席“海内外抗战将领、爱国人士及亲属记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座谈会”的邀请函后,心情非常兴奋。他临行前,来向大婶辞行,张学良紧紧松开正式远行的四弟之手,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。他们兄弟俩谁也不会想到这就是她们此生的绝笔!

北京座谈会结束后,主办单位于昨晚为从海外归来的知名人士举办盛大的欢庆酒会。会上,张学森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,即席为朋友们演唱戏曲《空城计》。他字正腔圆的演唱不时赢得婚宴上一阵阵热烈的掌声。也许是心情过分兴奋,也许是触景生情,当晚十时许,张学森突发脑溢血,医院施用了一切可能的先进医疗手段,全力救治无效,病逝于北京医院,享年76岁。

张学良据悉,如同受到晴天霹雳,即便在软禁中最困难的时期也不轻易含泪的张学良,忍不住老泪纵横,因为张学良自从有自由以来,无论在日本还是在法国,与他往来最多的就是张学森,与四弟其实不是一母所生,却因为患难与共,同在他乡为异客,如今却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老赵 本文地址/news/249.html

免责声明:我司网站转载此文,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。不以盈利为目的,如有侵犯公司或个人权益,我司会第一时间删除文章。 思捷智联是北京小程序开发公司,欢迎咨询免费获取思维导图!
感受专业服务,从来电咨询开始
010-8888888813988888888